当前位置:主页 > 磨丁赌场 >

龙江艺考生的"追梦苦旅":没有人会随随便便成

来源:未知   作者:吴博士   日期:2017-11-27 09:17

生活报11月26日讯 画板前,为了画好一幅素描作品,一整天枯坐在画室里;舞蹈室里,为了完成一个高难度动作,咬着牙忍受筋伤骨痛……有人认为,他们在临阵磨枪,目的是考入心仪的学府;也有人认为,他们是另辟蹊径,努力追逐着自己的艺术梦。

随着2018年艺术类“省联考”临近,眼下艺考生们正在抓紧时间进行强化训练。生活报记者在走访中发现,很多考生会选择升学率较高的培训学校,而那里训练强度很大,被他们称为“魔鬼训练营”。艺考生在“魔鬼训练营”的经历如何?日前,生活报记者走近他们,带你了解真实的艺考生活,感受学艺路上的辛酸。

现状

大多“半路出家”

有人每天狂练10个小时以上

21日上午,天空飘着雪花。在哈尔滨市城乡路上的一家传媒类培训机构里,生活报记者见到了一些来学播音主持、表演的“00后”学生。据他们讲,这里每年都有人考入中国传媒大学、上海戏剧学院等,因此学生很多。

据该校的奚汐老师介绍,与艺校的孩子不同,来这的学生大多是“半路出家”,由于基础薄弱,他们要在短时间内吃更多的苦。学播音主持的孩子,为了练发音,一则绕口令需要反复练习几百遍,直到嗓子哑了;学表演的孩子,为了上镜好看,常常饿着肚子减肥;舞蹈特长生每天五点半起床练功,压腿、劈叉、下腰,早饭后从9点一直练到12点。午休两个小时后,又是三小时的课程。除去晚饭时间,一直要练到夜里十点半左右才结束。有的孩子干脆中午不休息,每天狂练10个小时以上,累了就趴在地上眯一会儿,很快便又起身练习。

相似的一幕,也在医科大学附近的某艺术教育大画室里上演。据该校负责教学的郑光华校长介绍,从业十几年来,他接触过很多学美术的艺考生。有的孩子,每天从八点半一直画到晚上十点半。为了画好一幅素描,一整天坐在画室里。为了参加考试,早上四点钟就要背着画板、颜料箱和小马扎出发……

“艺考生学习的科目虽然不同,相同的是都要付出汗水和辛苦,既有身体上的劳累,也有心理上的压力。一批批的孩子之所以能坚持下来,是因为他们怀揣着一个艺术梦。”郑校长感慨道。

“我打算冲击‘鲁美’,不能让爸妈辛苦钱打水漂”

讲述人:张雷,18岁 艺考专业:美术

21日下午,生活报记者来到医科大学附近的画室,这是一处可以寄宿的培训班。学生们的日常生活很简单,在教室、宿舍、食堂之间“三点一线”。教室里,张雷和其他考生一样,坐在马扎子上专心画画。但他又和其他人不太一样,他是个复读生。

“去年,我的统考和校考发挥得都不理想,结果哪儿都没考上。”张雷回忆说,当时他从备考到赶考安排得一团糟,甚至连心仪高校的招生简章和录取要求都没研究透,这也在很大程度上影响了他的成绩。无奈之下,张雷选择了复读。

家住双城的张雷,从小就喜欢画画,高一起想走艺考这条路,高二开始参加正规集训。跟很多艺考生一样,如何平衡好专业课和文化课,是他面临的最大难题。 “到了寄宿学校,没有了父母的督促,我对自己的要求降低了。课后也没有认真练习,长时间忽视文化课。

同学们按照老师教的方法,画得都很好,我却孤芳自赏,觉得自己的作品才是最好的。直到去年联考前两个月,我才发现别人的作品上处处体现着得分点,我和大家的差距越来越大。”张雷说,这也极大地影响了他的心态。

“心态不好,这可能是美术生甚至整个艺考生群体的通病吧。”在郑光华校长看来,不管是联考还是校考,画作都是由考官评定,这不同于一道题目的正确或错误,而是主观打分。 “此外,影响成绩的因素还有很多,就连颜料的色彩没调好都可能影响作品的呈现。”郑光华校长说,这些变数往往容易导致一些美术生心态不好,影响到考试发挥。

经历了第一年的失利,张雷下定决心这回要好好备考,曾经一个星期没碰手机,感觉自己今年的心态也比去年好很多。张雷粗略计算了一下,复读这一年,家里给他花了近十万元, “我打算冲击一下鲁迅美术学院,不能让爸妈的这笔辛苦钱打了水漂”。

“‘撕腿’真的很疼,有种被撕裂的感觉,我眼泪都流下来了”

讲述人:袁伟晨,17岁 艺考专业:广播电视编导

在一所艺校的舞蹈室内,生活报记者见到了正在练舞的袁伟晨。

“从小到大,父母对我的期望比较高,一直希望我能上个好大学。从高一起,我就打算以后参加艺考了。”上高三后,袁伟晨模拟考试能达到520多分,可想再提分却有难度,这让她更加坚定地要走艺考这条路。

“不用每天趴桌子上埋头苦学,我本来心里窃喜,哪知道来了之后才发现,其实艺考生也很苦。”袁伟晨说。

袁伟晨要考广播电视编导专业,了解完各高校的录取要求后,她发现有特长的艺考生是比较占优势的。 “我7岁时学过古筝,但因为到哪儿都得自己背着,而且一旦不小心碰到琴弦需要重新调音,因此放弃了。后来学过舞蹈,由于学习太忙也放弃了。”为了抢占优势,袁伟晨不得不又回到了舞蹈室。

来培训的第一天,学生们要进行“软开”训练,踩横叉、竖叉、下腰……这些对于学舞蹈的艺考生而言,是必须做到的。一节课下来,她的大腿内侧便淤青了。此外,她最打怵的是“撕腿”,就是一条腿被同学压着不许动,另一条腿被老师掀到空中,再使劲地朝脸部压下去。 “‘撕腿’真的很疼,有种被撕裂的感觉,疼得我眼泪都流下来了,以前没想到会这么难,差点儿中途放弃!”袁伟晨告诉生活报记者,有一回,因为动作幅度过大,她左腿腿筋拉伤,四个月都未痊愈。

看到同学们也都这样努力着,她最终决定留下来, “既来之,则安之,没有哪条路能轻轻松松通往成功”。

“有段时间,我一拿起专业课教材,手就会发抖”

讲述人:赵晗,17岁 艺考专业:表演

赵晗是个大庆姑娘,琴棋书画样样精通。在高三模拟考试中,她考了570分。班主任觉得,她高考600分没问题。可赵晗从小就有个“明星梦”,高考冲刺阶段,她离开学校来到哈尔滨参加艺术培训。

赵晗选择了影视表演专业,“‘声台形表’是演员的基本功,换句话说,我们需要掌握声乐、台词,形体、表演这四大类知识。”早上起来,她像学声乐的学生一样练气息,学习不同的吐气方式。对着不同的台词,结合自己的理解,读出应有的感情。之后还得像舞蹈班的同学一样练软功,劈腿开叉。此外,还要苦练表演技巧,学习如何驾驭角色。在集训的这些天里,赵晗每天重复学习着这些科目,常常累得精疲力尽,回去后倒头就睡。

赵晗清楚地记得,一次诵读课上,老师让大家准备朗诵《最后一只藏羚羊》,为了酝酿出悲伤的情绪,她上网搜集了大量关于藏羚羊的资料,还看了相关的电影,诵读了上百遍。如今,只要提到藏羚羊,她的眼中总是泛着泪花。以前在普通学校,大家都是以考试成绩判定优秀与否,赵晗可谓是一路坦途。而来到这里,她却受到了不小的打击。 “上课时,老师会让大家读新闻,最初三个月,每条新闻我还没读完第一句就被老师叫停了,他说读新闻应该用真实的说话声音,而不是拿腔作调。”为此,赵晗每准备一条一分钟的新闻,都会反复练习一个多小时。

“有段时间,我一拿起专业课教材,手就会发抖,眼泪都要流出来了。”赵晗坦言,正是老师的严格要求,让她进步飞速。除了学专业课,她每晚九点到十二点还会自学文化课。

每天十条绕口令,每条绕口令练一百遍,嗓子练到说不出来话;每天九个小时的表演课,膝盖常常一片青紫……每次给家里打电话,赵晗都忍不住大哭一场。父母和高中老师经常劝她放弃,但为了梦想,赵晗决定坚持下去……

“我爸隔天到医院透析4个小时,下午回到家就成了我的忠实听众”

讲述人:董岳松,18岁 艺考专业:声乐

董岳松就读于哈尔滨师范大学艺术学校,从初四起跟随专业老师学唱歌。

距离联考不到一个月了,董岳松给自己制定了严格的学习计划,每天保证学习时间10个小时以上。他上午学文化课,下午上乐理、视唱和听音课,课后还练习钢琴。“跟其他学声乐的学生不太一样,我一般四五点钟起床学文化课,而不是吊嗓子,因为怕吵醒邻居。”董岳松说。

董岳松告诉生活报记者,他平均每堂课的学费是500元,一周4堂课,一个月就将近8000元。本来8000元的学费,对普通家庭而言已是难堪重负了,而他的父亲又得了尿毒症在家养病。 “我爸隔天早上六点多出门去医院,到医院透析4个小时。下午他回到家,就成了我的忠实听众。”董岳松感慨道,看到父亲憔悴的样子,他常常会心疼地流泪。“一个艺考生,从参加培训到集训再到考试,一年花费大概10万元,有时候我真的不想学了,可父亲告诉我‘无论怎样都要坚守住自己内心的信念’,我一定会为了考上沈阳音乐学院而努力!”董岳松说。

  • 上一篇:三省份启动2018年公务员招考 『京考』今起报名
  • 下一篇:没有了
  • 相关文章

    

    关于我们 | 联系我们 | 在线支付 | 友情链接 |

    Copyright 老挝磨丁赌场在哪/现状如何/老挝磨丁黄金赌场酷刑-【指定官方中心】 http://texasecologix.com